环卫工的苦和乐

    环卫工平凡到不能再平凡,给市民的记忆好象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,又好象是陌生到不能再陌生;大街之上人来车往、熙熙攮攮;身穿‘黄马褂’,手握竹扫把,那是环卫工,老少皆知,说不熟悉有点无知;环卫工总是弯腰低头,寻寻觅觅,找的是垃圾;有事无事的市民,来来往往,看的是街景;即或擦肩而过,也无缘交往;想不陌生还不行。这些城市中极普通的人身上似乎又增加一层神秘色彩,市民但知城市离不开环卫工,却对环卫工的苦和乐知之甚少。

    城市需‘洗脸’,‘保姆’不好当。人要天天洗脸,街道也要经常清洗。环卫工被誉为城市‘保姆’,肩负为城市‘洗脸’之重任,虽常与水为伍,可没有感受到‘泼水节’的快乐,因水生出的烦恼倒不少。曾有环卫工一不小心让大水冲进门店,业主叫骂之后还要求赔偿损失;也因冬天的冷水无意冲到行人身上,引起纠纷,环卫工无奈认错受罚。吃一堑长一智,练好内功可避免人为的挨骂受罚。但是面对大自然的寒冬酷暑,环卫工避无可避,只能去丰富感性认识。寒冬洗马路,感冒是常事。环卫清洗工最不喜欢的是冬天。虽然夏天的街头酷热难耐,但环卫清洗工有自来水浸淋,可稍解暑意,也算是大自然对环卫工刻苦耐劳的嘉勉。 

    做一日‘美容师’不难,难的是做一辈子的‘美容师’。据了解环卫部门的正式工几乎是‘一进环卫门、终身环卫工’,半路 ‘出家 ’或‘还俗 ’的不多。为不负 ‘美容师’称号,环卫工付出一生勤劳。环卫清扫工每天凌晨4时就要起床,夜晚10点后才能收工,十几年、几十年年年日日皆如此。一年四季,寒来暑往,环卫工但凭一腔牺牲自我的热诚,以生命的消耗换取城市的干净  。烈日街头常在摄氏40度之上,街面上的垃圾又臭又易滋生细菌  ,人们避之为恐不及。 整天与垃圾为伍的环卫工,常在高温下作业,中暑生病是常事。而寒冬的雨雪更是环卫工的大难题, 环卫工也是血肉之身,没有‘铁布衫’神功  ,面对冻雨寒风的浸袭,感冒生病在所难免,带病坚持上班是常事。环卫清扫工最不喜欢是雨雪交加的寒冬,还有街面冒烟的酷暑;最喜欢的是百花齐放的暖春,还有红叶挂枝的仲秋。 

    莫道君行早,更有早行人。从新一天的第一秒钟开始就有环卫工上门收集垃圾,一整天10多个小时都在楼梯上 ,爬上跑下,不知疲劳,直到完成当天任务。有人统计过,一个30年工龄的环卫工 ,总共爬过楼梯的长度,可绕地球一周。凡事习惯就好,环卫不以为苦。 环卫工不怕楼房长上天,不怕垃圾堆成山,就怕楼梯口的防盗门只防好人,不防盗兼防环卫工,吃闭门羹延误工时无法补;更怕狼狗急窜狂吠惊扰居民,引来口水泼污环卫工。服务遭误解,难免心不平。幸好还一项‘副业收入’即垃圾分类回收,分拣出可回收废旧什物,出售后聊以弥补工资不足。这项‘副业收入’也是时下招聘环卫工的最大‘鱼饵’。 

    节日数不清,累倒环卫工 。据悉全国性的有名称有庆典的节日100多个,还有地方性的及少数民族的等等数不胜数。所产生的垃圾增量是天文数字。每到节日来临,各行各业均是隆重庆祝、大事宣传。但见彩旗满街飘,广告遍地游;眼前为珍品,转瞬成废物。民众更盼节日常来,或小聚,或外游。市民出行讲的是吃喝玩乐,丢的是酒罐烟盒。有朋自远方来,当清理居所,扫除废旧,以礼相迎。节多礼多废物多,喜庆的节假日成了环卫工最辛苦最忙碌的日子。也难怪环卫工最怕节假日。

    曾在‘教师节’来临之即,课堂上老师要学生找出‘节假日’的反义词,学生们高声回答‘节假日’的反义词是‘环卫工’。‘童言无忌’果不假,但看节假日里‘环卫工’那个忙劲,哪里还有一点节假日的欢乐影子,节假日留给环卫工的只有一地的废物渣滓。 无论什么节日环卫工皆是忙得两头黑,忙得分不清到底是‘节假日’,还是‘假节日’。

    把‘节假日’留给别人,把‘假节日’留给自己 ,这是现实社会对环卫工的需求。环卫工的辛苦正在逐步被社会所认可。随着各级政府加大环卫投入和科学技术突飞猛进 ,也许在某个早晨,环卫工不再拿扫把扫大街,而是坐在舒适的电控室摇控机器人作业,给城市美容,环卫工已不再是现在这种劳力的初级美容师,而是劳心的高级美容师。 (作者:湖南省 娄底市 冷水江环卫处 刘治雄 )


    欢迎投稿:来搞请投中环协网站 网站邮箱: zhghww6800@sina.com